<strike id="bv5hi"><bdo id="bv5hi"><rp id="bv5hi"></rp></bdo></strike><button id="bv5hi"></button>

<strike id="bv5hi"></strike>
<dd id="bv5hi"><pre id="bv5hi"></pre></dd>

<li id="bv5hi"></li>
  1. <progress id="bv5hi"></progress>

    <progress id="bv5hi"><big id="bv5hi"></big></progress>

    您的位置:首頁>>新聞資訊>>行業動態
    行業動態

    日本:回收塑料都去哪兒了?

    云輝塑料包裝 2022-06-01 11:04:01120

    日本:回收塑料都去哪兒了?

    杉并區容器,包裝塑料集中在千葉縣

    垃圾回收車緩慢地行駛在東京都杉并區狹長的道路上。清潔工熟練地將道路兩側的家庭垃圾袋放到回收車里。袋子里的容器包裝塑料制品都很輕,包括拉面包裝、點心袋子、洗發水瓶子、雞蛋盒等各種容器包裝。

    垃圾回收車會將垃圾運至約20公里外的位于足立區的垃圾回收站,回收業者在那里清除垃圾中的異物,然后將其綁成長寬高各一米的大捆包。

    這些捆包的去向有兩個。一個是位于千葉縣富津市專門進行材料回收的“MM Plastic”公司。另一個是位于千葉縣君津市“新日鐵住金”公司的“君津鋼鐵廠”。塑料經過煉焦爐內的化學反應,分解為焦炭、柴油等原料。這種通過化學反應實現改變物質構成的回收方式稱為“化學回收”。

    筆者走訪了位于富津市工業基地的“MM Plastic”公司。這里非常引人注目的是5臺德國制造的多功能分揀機 (光學式分揀裝置) 。據說能夠從各種塑料中分解出PE (聚乙烯) 、PP (聚丙烯) 、PS (聚苯乙烯) ,從而確??梢灾圃斐龈呒兌葐我凰夭牡脑偕?。

    捆包經過破碎機粗分割后,在流水線上被分成兩列,光學式分揀裝置在高速轉動的兩列塑料碎片上進行紅外線掃射,利用風力回收PE。剩余的塑料被再次分為兩列,分揀裝置依次將PP和PS回收。

    最后殘留的混合塑料,主要用于制造可供發電的RPF (固體燃料) 。

    將分揀出的PE碎片,切割細碎并進一步清洗。反復分揀提純,并經過脫水、干燥之后,由制粒機加工成小顆粒,銷售給塑形加工企業。另外,高純度的PE和PP用于制造可多次使用的循環托盤——“MMP Pellet” (1.1平方米的四方形托盤) 。

    一般市場上常見的是由不區分材質的混合塑料制成的一次性托盤,承載重物使用一次后很容易破損?!癕MP Pellet”的核心部分是由高純度的再生原料按照一定比例混合制成,周邊部分由質量穩定的工業廢棄物塑料包裹,從而確保整體堅固耐用。

    森村努社長自信地夸耀道:“產品經過下落沖擊強度測試檢驗,可以保證質量,與利用石油等一次能源制造的商品相比毫不遜色。不僅除去了廢棄物特有的異味,而且可以根據喜好添加顏色?!?/p>

    一次性托盤的單價約為1000日元,可循環托盤的單價則是其數倍之多。單一材料制成的再生托盤每公斤更高約45日元,價格是混合塑料制成的再生托盤的兩倍以上。

    該公司是“三菱商事”與“明治橡膠化成”兩家公司共同出資于2006年成立的合資公司,之后經營處理工業廢棄物的“市川環境工程株式會社”也出資加入。斥資60億日元于2009年建成處理能力達到3萬噸的大型設備。但是,2010年由于招標制度變更,無法保證容器包裝塑料來源,“三菱商事”和“明治橡膠化成”撤出,該公司成為“市川環境工程株式會社”單獨運營的子公司。

    森村先生是當時“三菱商事”派駐的員工,最終選擇留在這家公司,“一起研制開發商品的伙伴都在這里,無法再回原公司了”,他說道。第二年,公司在容器包裝回收協會的招標中成功中標,保證了2014年度1.6萬噸的塑料回收物來源。

    但是,如今森村先生擔心的恰恰是作為回收費用的競標單價逐年下跌的問題。傾注了巨額設備投資的公司如今卻陷入經營困境。森村先生表示:“希望相關部門能夠在政策制度層面,對我們按材質分揀和再生的技術給予肯定和支持?!?/p>

    每公斤近200日元的收集、分揀和保管成本

    杉并區從2004年4月開始,在一部分區域內對容器包裝塑料進行回收,2008年度全面實施。2013年度回收量達到4452噸,回收率達到28.4%,這個數字在東京都23個區中是比較高的,人均垃圾產出量最少。負責回收的工作人員在幼兒園、學校開展了各種宣傳說明會。

    與此同時,令人頭疼的是占一般財務預算5% 的垃圾與資源處理費。2013年度達到87億日元,其中四分之一是用于回收再生的費用。

    2011年度容器包裝塑料的收集、分揀和保管成本為每公斤189.1日元,聚酯瓶為148.6日元??扇祭?、不可燃垃圾的處理成本是48.7日元,成本相當高?!八芰陷p,但占地空間大,收集運輸與保管需要較高的費用。這筆費用如果由商品經營廠家負擔就好了?!崩鴾p量對策科科長林田信人坦言。

    由于杉并區內沒有分揀和保管的設施場地,運輸到距離較遠的足立區,成本進一步增加。

    材料回收與化學回收

    容器包裝回收協會以投標的方式確定負責杉并區容器包裝塑料回收的企業是“MM Plastic”公司和“新日鐵住金”公司,2014年的中標單價分別是“MM Plastic”公司每噸6.91萬日元,“新日鐵住金”公司每噸3.85萬日元?;厥瘴匈M由容器包裝塑料的制造和利用業者通過容器包裝回收協會支付給兩家公司。兩家公司的中標價格之所以會有如此大的差距,原因在于,競標時要將自治體上交給容器包裝回收協會的回收物總量的50%,優先交由材料回收業者投標,而剩余部分由化學回收業者投標?!癕M Plastic”公司在材料回收業者中競標成功。

    在材料回收過程中,需要將收集的容器包裝塑料按照材質區分,形成顆粒狀再生原料,進而加工還原成塑料制品。這種回收方式是一般居民所熟知的,但是需要大量人工,成本較高。

    另外,化學回收主要包括三種方法:之前介紹的“新日鐵住金”公司的煉焦爐化學原料化(在煉焦爐內同時投入煤炭,生成焦炭、煤焦油、柴油、瓦斯)、高爐還原劑化(取代焦炭和粉煤,在煉鐵廠的高爐中充當還原劑)、瓦斯氣化(塑料加熱后分解,作為制氨原料)。

    最初,材料回收設施比較少,只有全部回收設施總數的一成,因此大部分都是化學回收?!靶氯砧F住金”(當時的“新日本制鐵”公司)、“JFE 鋼鐵”、“昭和電工”等幾家代表性企業更先開始投資設備,啟動化學回收事業。

    2000年開始容器包裝塑料回收不久,筆者走訪了位于君津市的“新日鐵住金”煉鋼廠??偣经h境部負責人丸川裕之先生帶筆者參觀了分割容器包裝塑料的處理設備,他強調說:“塑料中混雜的氯乙烯具有腐蝕性,解決這個問題非常關鍵?!睜t內氯乙烯中的氯遇到收集有害硫化氫的氨水,發生化學轉移反應,因此對焦炭和爐中氣體幾乎沒有影響。沒有必要安裝脫氯裝置。

    東京總公司的環境部部長小谷勝彥先生講:“減少二氧化碳排放可以有效抑制溫室效應。對于鋼鐵制造商而言,今后每年60萬噸的處理量絕非天方夜譚?!?000年君津煉鋼廠和名古屋煉鋼廠各自出資45億日元引進設備,八幡、室蘭、大分等其他鋼鐵企業也紛紛效仿。

    但是,事情總會有意外。廢棄物處理業者看到容器包裝塑料回收業務增加,于是紛紛開展材料回收。材料回收的優勢在于設備費用投入不多,而且業者可以優先參與投標。

    根據容器包裝回收協會的統計,材料回收與化學回收所占的市場份額對比分別為,2000年的20.3%和79.7%;2006年的48.2%和51.8%,已經形成平分秋色之勢?;瘜W回收業者認為如此下去,廢棄物回收市場會被材料回收業者獨占,于是向容器包裝回收協會提出抗議。協會規定從2010年開始,只有50%的市町村可以申請優先開展材料回收,以阻止材料回收的增長。結果,2014年材料回收的份額為50.6%,可以說基本保持了與化學回收的平衡狀態。

    在環境省和經產省聯合審議會上,雙方提出了針鋒相對的意見。家庭垃圾收集與處理業者組成的“全國清潔事業聯合會”提出“希望確保擴大材料回收”,一般社團法人“日本鋼鐵聯盟”提出“應通過廢除優先保護材料回收的做法,實現既能減輕環境負擔,又能壓縮社會成本的自由市場競爭”。但是,討論一直處于沒有交集的平行狀態。

    日本:回收塑料都去哪兒了?

    1公斤只能賣10~20日元的再生原料

    然而,材料回收也存在一些問題?;厥掌髽I利用1噸6萬日元以上的處理費生產再生原材料,但由于產品質量差,1公斤只能賣到10-20日元。以前,筆者曾經在參觀關東地區的材料回收工廠時,問道:“再生托盤賣得出去嗎?”針對筆者的問題,公司干部坦率地回答:“不容易。有時1公斤連10日元都賣不到?!彪S后,他透露:“我們是工業廢棄物處理業者,接受來自塑料制品生產商的工業廢棄物處理訂單。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會銷售再生托盤,用于彌補工業廢棄物處理費打折的部分,維持賬面收支平衡。再生托盤不太受歡迎,很多公司將其與一次性托盤一起使用,不會公開說明,因為擔心客戶會反感使用再生托盤?!?/p>

    與聚酯瓶由PET(聚對苯二甲酸乙二酯)單一材質構成不同,很多容器包裝塑料制品都是根據材質的主要特征混合其他材料構成的復合材質制品,如塑料袋的主要成分是PE,速食面碗的主要成分是PS,包裝膜的主要成分是PP。

    很多回收業者沒有使用分解成單一材質的原材料,而使用混有雜質的再生原料,這很難制作出高品質的回收制品。因此,一般只能用于制造一次性托盤、花草容器,以及造景植物等。

    在德國、法國等,分揀工廠規模比較大,通過高性能的光學式分揀裝置分揀材料,制作出的高品質再生原料以較高價格在市場流通。已經有一部分開始用于汽車部件等工業制品的生產。

    在日本,經過容器包裝回收協會對參與投標的約70家公司所做的調查發現,能夠對PE和PP進行分揀,并分別制造再生原料的公司只有七家。一些旨在實現高質量回收循環再生的業者組成了“高端材料回收推進協會”,“MM Plastic”公司便是成員之一,森村努社長提議:“德國有統一的塑料制品標準,可以用于生產工業原料。日本也應該實現JIS化,朝著利用回收資源生產高品質工業原料的方向努力?!?/p>

    材料回收的每噸平均中標價由2010年度的7.4498萬日元下降到2015年的5.9561萬日元。中標價下降的原因在于業者間的過度競爭。在容器包裝回收協會的調查中顯示,52家公司的處理能力為76.4萬噸,是實際接受回收物總量34萬噸的約2.2倍。

    與此同時,化學回收的平均中標價由2010年度的3.8646萬日元漲至2015年的4.4991萬日元,6家公司的處理能力與實際接受回收物總量基本持平。

    參與材料回收的公司苦于過度競爭,而化學回收由于參與企業少,反而能夠實現營利。

    推進制成品塑料的回收再生

    塑料廢棄物中有一部分是法律規定回收對象之外的,比如CD盒、水桶、玩具、文具等制成品塑料。于是,出現了將這些制成品塑料一同回收的地方自治體。東京都港區的“港資源化中心”位于面對東京灣的品川埠頭地區。接受港區委托的“港區回收事業工會”對塑料、瓶子、罐子、聚酯瓶進行分揀。

    筆者訪問資源化中心時,剛好看到一輛清潔車駛入。塞滿塑料制品的垃圾袋被丟在地上,由6名工作人員打開袋子。里面混雜著各種塑料制品,包括:速食面盒、點心盒、CD盒、玩具、文具等。工作人員將制成品塑料裝進大型集裝袋。剩余的容器包裝塑料,經過破袋機除去袋子之后,由操作員在流水線上取出異物,再經過壓縮機壓制成捆包。

    吊車將裝有制成品塑料的大型集裝袋放置到二層的容器包裝塑料流水線上,將二者混合制成捆包。之內,完成容器包裝塑料捆包20個,制成品塑料與容器包裝塑料混合捆包7個。

    工會合作社所長代理玉田修二先生說:“制成品塑料是硬質塑料,如果不與20%到50%的軟質容器包裝塑料混合的話,是無法捆包結實的?!?/p>

    容器包裝塑料捆包運往千葉縣富津市的“MM Plastic”公司和川崎市的“JFE鋼鐵株式會社”,混合捆包運往川崎市“昭和電工”工廠,各自進行循環再生。容器包裝塑料回收費用由生產商家承擔,制成品塑料的回收費用由區自治體政府承擔。

    港區的一攬子回收計劃開始于2008年10月。契機是東京都開始全面禁止填埋塑料制品,于是不得不改變塑料制品的處理方式,由一直以來不可燃垃圾的處理方式改變為可燃垃圾的處理方式。區內民眾不斷請愿表示希望不要將塑料制品燃燒,而是循環再生利用,最終武井雅昭區長制訂了這一攬子回收計劃。

    當時,分揀和保管工作委托給區外的兩家公司。2009年度在收集、分揀和保管方面花費總額達到8.2億日元。平均每噸成本超過30萬日元,高額的資金負擔成為區議會討論的重要議題。

    于是,只對玻璃瓶和金屬瓶分揀的港區資源化中心開始整備新的塑料分揀設施,2012年度正式啟動。2013年度,容器包裝塑料和制成品塑料總共收集2224噸,收集費用約為2.4億日元,對玻璃瓶、金屬瓶和聚酯瓶的分揀和保管所花費用約為1.4億日元。與之前委托區外業者時相比,費用共節省了約3億日元。

    繼港區之后,千代田區也于2012年11月開始一攬子回收計劃。雖然2007年已經開始了對容器包裝塑料的分揀回收,但“同樣是塑料制品,區民不能理解和接受燃燒制成品塑料的回收方式”(千代田清潔事務所作業股長佐藤武司語),于是開始征集包括民間業者提出的各種針對制成品塑料的回收方案。

    最后從眾多提案中確定的方案為:由“戶部商事”公司(東京都北區)將制成品塑料中含有的軟質塑料RPF化,用于發電;硬質塑料由“MM Plastic”公司進行材料回收。戶部昇社長表示:“材料回收成本高,但制作RPF成本低。我們決定去除硬質塑料中的異物之后,將其直接移交給其他單位,不進行進一步的壓縮和捆包?!币虼?,足立區的“戶部商事”在分揀塑料過程中,將容器包裝塑料和硬質塑料運往“MM Plastic”公司,將軟質的制成品塑料運往千葉縣市川市的市川環境工程株式會社。盡管如此,477噸塑料廢棄物的分揀、保管費用約花費3300萬日元,收集費用約花費1.3億日元??傮w而言,成本依然居高不下。

    為了解決成本過高這一問題,有些自治體向申請希望可以作為特區處理。

    秋田縣認為如果將一攬子回收的塑料制品交給容器包裝回收協會,自治體只負擔制成品塑料的回收費用,這樣將便于塑料制品回收工作的深入推進。即使沒有按照港區采取的分揀兩類塑料制品的做法,也可以降低成本。

    于是,秋田縣于2012年向環境省提出將自治體作為特區處理的申請。但是,環境省沒有批準,理由是“生產廠商支付的回收費用可能會增加,在沒有取得利益相關者同意的情況下,申請不能成立”。

    名古屋市早在2008年就曾申請過特區處理。家庭一年間排放的600噸制成品塑料廢棄物如果按照港區的回收方式,將花費17億-19億日元,但如果上交給容器包裝回收協會,回收費只需要花5億日元就可以解決問題。但是環境省審批沒有通過,名古屋市最終只得將制成品塑料廢棄物作為可燃垃圾處理。

    名古屋市資源化推進室室長蒲和宏先生憤怒地表示:“環境省方面說‘容器包裝回收協會同意的話,我們就沒意見’,而當我們去容器包裝回收協會時,卻被告知‘環境省不認可的事情,我們是不能同意的’。為什么我們自治體的獨立性得不到認同呢!”

    因費用負擔而不進行回收的東京都世田谷區和岡山市

    有一些地方自治體對容器包裝塑料廢棄物采取不回收,而直接焚燒的政策。其中既有財政緊張的小規模市町村,也有大城市。

    例如,東京都世田谷區的理由是“區內大部分都是住宅小區,無法確??梢员9芎瓦M行分揀垃圾處理的場所,而且費用過高”(干部語)。

    世田谷區區清潔與回收審議會工作匯報(2006年)做了詳細說明:“關于容器包裝廢棄物的處理,作為第一生產者的廠商盡可能減少排放是非常重要的。對于已經形成的廢棄物,必須切實推進區民和生產廠商各自作為主體開展回收。以行政命令隨意擴大分類回收的做法有可能使回收成本提升,并導致排放者責任的空洞化?!?/p>

    岡山市對容器包裝塑料回收再生利用的做法也持否定態度。在岡山市垃圾處理基本計劃(2012年)中有詳細說明:

    “出于以下原因,決定當前對《容器包裝回收法》中規定的塑料制品不采取分類回收的做法。

    一是在現行的《容器包裝回收法》框架內,市町村在廢棄物收集、搬運等方面負擔太重,擴大生產業者回收責任的原則并沒有得到充分體現。

    二是即使對《容器包裝回收法》中規定的塑料制品進行分類回收,大部分也只能將被作為殘渣處理,尤其是在材料回收方面,50%以上將成為殘渣。同時,經過材料回收再生的制品,也難以成為高質量再生用品,在現階段無法確立高效率的回收體系?!?/p>

    世田谷區和岡山市回收的容器包裝塑料主要用于焚燒發電。

    主張焚燒發電的學者

    《循環型社會形成推進基本法》規定了垃圾處理的優先順序,即首先是循環回收再生,其次是發電和熱能回收。但是也有學者主張與其回收塑料制品進行再生利用,不如將其直接用于焚燒發電。

    鳥取環境大學客座教授田中勝便是其中之一。田中教授最初是國立公共衛生院的廢棄物工學部長,后轉任岡山大學教授,并擔任環境省中央環境審議會廢棄物回收部會長。田中教授指出:“適合回收的廢棄物包括玻璃瓶、金屬罐、廢報紙等。而聚酯瓶更適合用于焚燒發電。因為容器包裝塑料中混合有各種材料和異物,不適合回收再生?!?/p>

    田中教授利用岡山縣自治體的數據,對比塑料回收再生與塑料焚燒發電二者的節能效果,結論認為后者比前者節能20%以上。田中教授指出:“回收再生利用的另外一個問題在于成本高。根據塑料循環利用協會對東京都23區中若干區所做的調查,可以發現回收成本平均是焚燒發電成本的3.5倍。從家庭垃圾中回收容器包裝塑料制品,利用人工、機器進行分揀和保管,再經過回收設施切割、清洗后制成可再生品原料,全過程需要消耗大量能源和資源。應該利用焚燒設施,盡可能集中,大規模地實現高效能發電?!?/p>

    但是,由于對容器包裝塑料的處理方法不同,關于能源消耗量和二氧化碳排放量,塑料循環利用協會得出了和田中教授不同的計算結果——焚燒塑料發電所需能源消耗量和材料回收所需能源消耗量基本相同,而前者二氧化碳排放量卻是后者的兩倍以上。和化學回收相比,焚燒塑料發電造成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高達5.2~9.7倍。

    推進的“石油化學”

    關于塑料回收的方法,《容器包裝回收法》制定于1995年,當時,法律主管部門厚生省和通商產業?。ㄒ韵潞喎Q“通產省”),在重點推進材料回收的同時,也非常重視化學回收,尤其是通過加熱分解提煉輕油和重油的“石油化學”。

    以1970年代的石油危機為契機,開始研究“石油化學”,但石油危機之后,研究也相應中斷。隨著《容器包裝回收法》的制定,“石油化學”的相關研究得以重啟。

    厚生省和通產省為企業提供補助金,幫助企業修建示范工廠開展實踐。接受通產省支援的塑料循環利用協會,在新潟市和“歷世礦油”公司的協助下,在新潟市設立了“新潟塑料油化中心”。得到厚生省支援的財團法人“廢棄物研究財團”(公益財團法人廢棄物3R研究財團),在“新日鐵”“久保田”兩家公司的協助下,在東京都立川市設立了油化示范工廠?!皬U棄物研究財團”在1994年的年度報告書中指出:“目前產業化已經初見成效?!比欢?,1996年12月立川市示范工廠發生的火災說明距離產業化還有很大的距離。翌年4月,新潟市的工廠也發生了火災。

    于是,兩政府部門將《容器包裝回收法》推遲了3年,于2000年正式實施。但是,其間化學回收領域卻發生了很大轉變。將塑料垃圾通過煉鋼廠的煉焦爐進行化學原料化再生,以及化學廠商進行的瓦斯氣化再生等新技術實現了成本的進一步縮減。

    參與立川市示范工廠生產,負責前期處理的“新日鐵”公司發現處理成本超過每噸8萬日元,決定撤出生產。同時,示范工廠積累的前期處理技術轉而用于將塑料制品通過煉焦爐實現化學原料化處理,確立了以化學回收為主的業務重心。

    2000年《容器包裝回收法》正式實施之際,國內有一些塑料煉油企業,但是聚酯瓶競標價急速下跌,這些企業由于連續赤字而不得不退出市場。最終剩下的是位于札幌市的“札幌塑料回收株式會社”。這是一家由東芝、札幌市、三井物產合資成立的公司,2000年斥資52億日元建成了工廠處理設施。

    2004年筆者走訪該公司之際,其擁有年處理能力1.9萬噸的設備,可以與石油工廠相匹敵。札幌事業所所長若井慶治先生向筆者展示了一瓶剛剛提煉出的油制品,他驕傲地表示:“這是不亞于一次性純凈能源的高品質再生能源”,但馬上又沮喪地說:“無論品質多好,由于成本太高,所以不能理想中標。哪怕僅僅確保札幌市的塑料制品全部由我們來回收就很好了,但現實是總被各種材料回收業者和煉鋼廠搶走。壓縮成本是有一定限度的,真不知道公司能撐多久……”

    工廠附近便是札幌市廢棄物回收基地,容器包裝塑料捆包在這里堆積如山,據說是將要運往北海道內各個煉鋼廠處理的。面對近在咫尺的原料卻不能拿到,若井先生對此深感焦慮。6年后的2011年,公司最終倒閉了。工廠被拆除,原廠房變成一片空地。

    不被認同的焚燒發電

    就在厚生省和通產省重視油化回收處理方式時,農林水產?。ㄒ韵潞喎Q“農水省”)卻極力推廣焚燒發電的處理方式,雙方開始交涉。承擔回收費用的食品廠商紛紛支持農水省,目的是降低成本。筆者手頭有農水省和厚生省的交涉記錄,部分內容如下:

    1995年4月

    農水?。骸澳壳坝心膫€與我國具有可比性的是不承認廢棄物發電熱能回收的嗎?!”“如果不承認廢棄物發電熱能回收,反而會消耗更多的能源,造成資源浪費?!?/p>

    厚生?。骸叭绻钦咭幎ǖ臇|西,就應該屬于‘再商品化’的范疇。就外國而言,德國、法國是認可廢棄物發電熱能回收的”“從來不存在否認廢棄物發電熱能回收的說法?!焙裆≡谕苿佑突厥盏耐瑫r,也在爭取法律通過將塑料等家庭垃圾制成RDF(垃圾衍生燃料),在焚燒爐中燃燒發電的回收方法。厚生省與對此表示反對的通產省進行了交涉。

    1995年2月通產?。骸白審S商實施廢棄物固態燃料化回收,以及最終的焚燒環節,實質上是將垃圾處理回收工作轉嫁給了生產廠商?!焙裆。骸靶路ò傅闹髦荚谟谝种茝U棄物排放,RDF化是其中一項重要的熱循環技術?!?最終,由于雙方分歧,新法案沒有通過。之后,每次《容器包裝回收法》修正案討論時,利用塑料加固制成的RPF焚燒發電的相關業者團體都會提出立法請求。塑料的燃燒熱量高達每公斤6000-10000卡路里。單純燃燒塑料可以達到近30%的發電率。與將廚余垃圾一同燃燒的自治體垃圾發電相比,效率更高,二氧化碳排放量更少。

    2010年在環境省和經產省聯合審議會上,東京大學教授森口祐一等專家展示了調查結果,他們將材料回收、化學回收、RPF發電(焚燒發電)、家庭垃圾焚燒發電等回收再生方式做了對比,分析了二氧化碳排放量削減效果的不同(數值越大,效果越明顯)。RPF發電是2.7,通過材料回收制成一次性托盤是2.3,可反復使用的循環托盤是2.6,高爐還原劑化是2.0~3.1,煉焦爐化學原料化是2.3~2.7,以上各項數值差異不大,但是明顯高于瓦斯氣化(1.5~1.7)和家庭垃圾直接焚燒發電(0.4)。

    RPF業者一直希望將RPF發電認定為一項容器包裝塑料的回收方法,但由于材料回收和化學回收業者的反對而告終。

    環境省干部表示:“如果認可RPF,成本將大幅下降,塑料廢棄物也可以大量回收。但是,經產省不可能說服因此蒙受利益損失的冶鐵業者和化工業者,而且RPF業者團體自身也沒有什么政治影響力?!?/p>

    森口祐一教授表示:“混合了不適合回收的成分,以致增加成本和勞動力,這很難說是合理的。但是,如果輕易認可焚燒發電,回收的優先順序結構將瓦解。應該將干凈清潔的塑料制品通過材料回收實現提純,將不適合材料回收的塑料制品進行化學回收、RPF發電,以及焚燒發電。如何建立根據塑料的品質選擇合適回收方法的框架是需要認真思考的。

    制成品塑料的回收

    本田大作先生是“高端材料回收推進協議會”代表,同時也是環境咨詢公司“RENOVA”的董事。2011年他接受環境省的委托調研工作,對秋田縣能代市431戶家庭的容器包裝塑料和制成品塑料一攬子回收,進行材料回收實驗。結果證明,回收量增大,塑料的材質也有提升?;厥粘杀久抗?6日元,相比較之前的回收方法(對容器包裝塑料進行循環再生,對制成品塑料進行焚燒填埋)的成本每公斤54.6日元節省了一半。本田先生表示:“人口在10萬以下,對容器包裝塑料制品采取不再生利用政策的自治體與回收再生業者合作,可以在允許的情況下,由塑料制品生產者承擔容器包裝塑料處理費。如果這種制度可以成立,自治體的分類回收工作將得以推進?!?但是,要想實現這一目標,必須具備像“MM Plastic”公司那種高性能的分揀設備,能夠快速分揀處理各種材質不同的塑料制品。地方自治體原本就已經苦于承擔容器包裝塑料的收集和保管費用了,如果連制成品塑料費用也讓他們負擔的話,負擔較輕的企業和負擔較重的自治體之間的不平衡有可能會進一步擴大。而且,如果產生新的回收費用,不向制成品塑料的生產和經營業者索取的話,容器包裝塑料的生產和經營業者的利益就會相對受損。如何推進塑料廢棄物回收才能確保對環境有益,且高效節能,回收費用究竟由誰來承擔,應該回到這些基本問題上開展進一步的討論。

    如閣下想定制PET塑料包裝瓶,請聯系廣州云輝塑料包裝廠家,云輝包裝全國訂購熱線:176 2006 3062
    原文地址:http://www.bc2300.com/new/662.html
    聯系云輝

    CONTACT US

    • 176 2006 3062
    • 020-86035303
    • 2417701514
    • 廣州市白云區人和方華路大巷工業區自編E撞02
    • 立即咨詢 +
    歡迎隨時聯系我們,期待聽到您的聲音!
    在線客服
    聯系方式

    熱線電話

    176 2006 3062

    上班時間

    周一到周五

    公司電話

    020-86035303

    二維碼
    云輝國際包裝

    專業生產高端化妝品包裝瓶、洗護用品包裝瓶、日化品包裝瓶、護膚品包裝瓶的廠家

    全國服務熱線:020-86035303

    關注微信公眾號

    訪問阿里巴巴店鋪

    <strike id="bv5hi"><bdo id="bv5hi"><rp id="bv5hi"></rp></bdo></strike><button id="bv5hi"></button>

    <strike id="bv5hi"></strike>
    <dd id="bv5hi"><pre id="bv5hi"></pre></dd>

    <li id="bv5hi"></li>
    1. <progress id="bv5hi"></progress>

      <progress id="bv5hi"><big id="bv5hi"></big></progress>

      艳mu无码1一6全集在线观看_国产麻豆一精品一av一免费_又黄又爽又色又免费视频_公与熄在浴室赤裸雪白